??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毛主席纪念堂与青岛运输工人

发布日期:2021-12-08 18:29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北京城中轴线上,矗立着一座不朽的丰碑——人民英雄纪念碑。它与北面的、西面的人民大会堂、东面的中国国家博物馆、南面的毛主席纪念堂相互呼应,形成高度相当、色彩接近、风格一致、和谐统一的建筑群,这就是代表国家形象的标志性广场——广场。

  位于广场南面的毛主席纪念堂,占地面积5.72公顷,总建筑面积33867平方米,始建于1976年11月,1977年9月9日举行落成典礼并对外开放。枣红色花岗石砌成的高大基座上,四周环以44根黄色花岗石八角形廊柱,44根方形花岗岩石柱环抱外廊,雄伟挺拔,庄严肃穆,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

  追根溯源,在这座伟大的广场上,人民英雄纪念碑碑心石和辅料以及毛主席纪念堂所用花岗岩均采自青岛浮山。当时,由青岛城运控股交运集团、公交集团的前辈们(青岛市交通局第一汽车运输公司、青岛市长途汽车运输公司、青岛市人民交通公司、起重队、汽车三队)圆满完成了毛主席纪念堂所用2065吨料石和40株雪松的装卸运输任务,在这一重大而艰巨的运输项目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印记,再次显示了青岛产业工人的国企担当和优秀本色。峥嵘岁月,家国情怀,让我们重拾记忆。

  1976年11月9日,毛主席纪念堂工程现场指挥部成立,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谷牧负责纪念堂建设的领导工作,时任北京市建委副主任的担任指挥部党委书记兼总指挥。要在不到十个月的时间内,去建设一座宏伟的纪念堂,可谓时间紧、任务重。针对毛主席纪念堂石材的选择方面,吴良镛做了大量研究工作。吴良镛先生曾主持参与广场扩建规划设计,他长期从事建筑与城乡规划基础理论、工程实践和学科发展研究,针对我国城镇化进程中建设规模大、速度快、涉及面广等特点,创立了人居环境科学及其理论框架。

  当时从全国各地采来的石样,都送至清华大学材料实验室进行质量、密度、耐酸、耐蚀性等测定。1976年12月16日,青岛浮山花岗石最终入选,毛主席纪念堂的建筑主体采用了与人民英雄纪念碑同样的花岗岩。

  青岛市对这一光荣政治任务非常重视,市委专门召开会议进行了具体安排,并组成毛主席纪念堂工程任务领导小组。1977年1月12日,中共青岛市委在青岛料石厂现场召开了由参战单位1600余人参加的“青岛市为毛主席纪念堂工程加工花岗石的誓师大会”。时任中共青岛市委书记、市革委主任刘众前和北京市建委主任赵鹏飞等领导分别在大会上讲话,会后,与会同志和工人一起参加了劳动。

  崂山大石村石匠在此次任务中的工作是在青岛浮山料石厂完成原石加工。大石村共派去六位能工巧匠,与来自其他村的优秀石匠以及料石厂工人通力合作,按时完成了纪念堂所需石材的开采、切割、打磨(细加工)。

  据毛主席纪念堂管理局有关同志从山东省档案馆查阅的资料显示,当青岛市交通局第一汽车运输公司、青岛市长途汽车运输公司、青岛市人民交通公司、起重队、汽车三队等参战运输企业接到这一光荣任务后,干部职工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心底油然升起了一股强大的激励,能为建设毛主席纪念堂出一份力,每个人打心底里感到光荣和自豪。大家决心努力奋战,按时、保质、保量完成这一艰巨任务,为建立毛主席纪念堂贡献力量。

  在这次誓师大会上,市交通局第一汽车运输公司、青岛起重队与青岛料石厂、崂山县等各方面的代表纷纷登台表决心、送决心书。

  1月14日,第一汽车运输公司、起重队等单位贴满了请战书、决心书。公司党委和车队党支部立即行动起来,反复研讨具体方案。起重队党支部召开了“诸葛亮会”,大家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出谋划策,充分发挥了每个人的聪明才智。

  此项工程从1977年1月持续到1977年4月,前后共四个月。为使毛主席纪念堂装卸运输任务得以快速、安全地完成,工人们开动脑筋,改革装卸工艺,有100分心血,绝不用99分。大家一致表示,建立毛主席纪念堂,充分表达了全国人民的共同心愿,能够光荣地承担纪念堂工程花岗石、雪松装卸运输这一光荣政治任务,运输工人们纷纷表示要同心协力,团结奋斗,以只争朝夕的精神,高速度、高质量地按时完成加工花岗石以及运输的光荣使命,为早日建成毛主席纪念堂作出贡献。

  据时任青岛起重队起重八班班长、毛主席纪念堂石料装卸工矫友本师傅回忆:“1977年的冬天特别冷,那个时候工作环境是很艰苦的。冰天雪地的早晨,天亮时就已经跟车来到料石厂工地了,无论刮风下雨,大家都一直保持着热情、认真的工作态度,决心以高质量、高效率完成搬运运输工作。当第一车石材驶出料石厂时,车上插满了红旗,工人们欢欣鼓舞。”

  据山东省劳动模范、青岛起重队吊拉班班长侯元祥的女儿侯永梅介绍:“由于父亲当年有军工任务,需要技术型人才,所以就从重型转到起重队,直到退休。作为当时少有的八级工,曾经承担过人民英雄纪念碑碑心石等重大搬运、承德避暑山庄材料装卸、锦州动物园狮虎山搬运以及许多竣工项目,1977年1月,父亲接到任务后,立即带领全班人员决心以最大的干劲、最快的速度、最好的质量,圆满完成这一重大神圣任务。大家顶风雪,冒严寒,夜以继日地战斗在装卸运输战场上,从而加快了工作进度。”

  “稍慢一点就拖后腿,没有任何退路,绝对不能耽误毛主席纪念堂料石的运输,也不能出次品。”这是侯元祥和他的工友们在当时确立的基本原则。“八级工制”是在我国以工业建设为基本任务的大背景下,为消除工分制的弊端,将工人的技术等级和工资挂钩而制定的。“八级工”是技艺精湛、精工细作的顶尖工匠的代名词。许多经历过八级技术等级制度的人,至今都承认那个技术分层非常成功。当时一名工人,先不说是不是“八级工”,即使评上“五级工”“六级工”,在企业和社会都有很高的地位,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技术水平的确很高。

  在那个时代,没有白领、蓝领的说法,很多技术工人都以成为“八级工”作为人生目标,不少人通过努力赢得了尊重。

  参加装卸运输的工人们从开始动工那天起,就发扬革命加拼命的精神,大干、苦干、实干,他们没有歇过一个星期天,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在那些紧张工作的日日夜夜里,有孩子的人把小孩托给邻居或亲友照顾,坚持昼夜不停地奋战。刚做完手术出院不久的病号,也毅然赶到料石厂参加装卸运输战斗。那个时候的人们确实有股不服输、不信天的愚公移山劲头,人们眼熬红了,人累瘦了,但仍然精神饱满,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难道工人们真的不知道疲倦和劳累吗?请听一听他们是怎么说的:毛主席为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奋斗操劳了一生,我们今天为纪念他老人家尽一份心意,苦点累点又算得了什么?运输石料十分辛苦,装卸师傅们手上磨起了血泡,不管它,将手伸进凉水里蘸一下,用胶布包一包,继续干。车轮在飞转,司机师傅们的手紧握方向盘,不辞辛苦把活儿干。

  平凡又普通的工人们,却拥有着拒绝平庸的精神境界。他们严格要求自己,相互学习,相互督促,人的血肉之躯与山海相比渺小太多,但心境却能与山海比博大。他们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在困难面前严肃认真,在危险面前小心谨慎、精益求精。这群平凡又普通的工人,成就了大事业。他们奋战在装卸运输一线,累了,就揉揉眼,闭目养养神。在整个装卸运输过程中,每一位参战的装卸师傅和司机师傅都是废寝忘食、竭尽全力,没有直接参加搬运运输工作的人员,更是主动把本班组调出参战的同志的生产任务担当起来。

  时任青岛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经理綦玉堂与起重队、汽车三队党政负责人和运行、安全等部门负责人一起认真、周密、细致地研究运输方案,并对人力、物力、机械和车辆做了合理调配和安排,优选最好的车辆,选拔思想好、技术高、责任心强的起重工和驾驶员来担任这项运输任务(驾驶员22名,吊车驾驶员6名,起重工40名),还认真组织参战人员认真学习《中共中央关于建立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纪念堂的决定》,大家都自觉地认识到完成这项光荣运输任务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

  《青岛交通志》记载:1975年6月,由青岛市交通局所属各国营汽车队和汽车修理厂组织成立青岛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隶属市交通局。1975年,专业运输企业又使用上了自己改制的4吨解放牌自动倾卸车,装卸散装物资不再使用人力和铁锨。1975年底,除自动倾卸车外,专业运输企业共拥有各类装卸机械43台,其中吊车8台,铲(叉)车35台(铲车摘去铲斗即是叉车,用以装卸长大笨重件)。

  起重队党支部书记范华卿是一名转业军人,曾任第一汽车运输公司运务科副科长,对运行工作比较了解,后来担任重队党支部书记。范华卿虽然身患疾病,依然带头坚持做好本次装卸运输工作,亲自抓细节。反复与参战的干部职工讲,一定要以只争朝夕的精神,高速度、高质量地完成任务。范华卿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寒冷的冬季,在范华卿的带领下,大家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战严寒、出大力、流大汗,精心装运,艰苦奋战不觉累。

  承担运输任务的是青岛市交通局第一汽车运输公司等单位,他们放弃使用黄河牌半挂车,因为该车型载重为15吨,极易造成不必要的浪费,因此便派出清一色载重为8吨的解放牌CA-10货车,切实增加了实载率,在装卸作业区,使用的是3吨吊车,这样一来,机械化程度提高了许多,也大大减少了工人们的劳动强度。但是,即使如此,工人师傅们依然不敢怠慢,严格执行《装卸运输安全作业操作规程》,装卸做到轻挪轻放,驾驶做到平稳,遇有地面不平,都要缓慢绕行或低速缓行,确保石料的安全运输要求。

  据起重队赖建国回忆:“我记得是去中山公园吊装运输雪松,再到青岛料石厂,然后再到普集路火车站装卸运输花岗岩料石。料石和雪松都是用木板和草绳捆绑防护,吊装绳索也用胶管防护,十分小心谨慎,这是政治任务,也是从内心里对毛主席的敬仰。”

  有一次已是下午3点多,起重队接到了铁路局的电话通知,还需要加装一个车皮。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起重队积极组织人员参加战斗,刚刚完成任务回队的驾驶员和起重工人,听到有装运料石的任务,不顾一天紧张工作的疲劳,争先恐后要求参战。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战斗,圆满完成了装运任务。有时为了完成任务,同志们持续奋战,虽然又冷又饿又累,但是大家总是兴奋地说,为了早日建成毛主席纪念堂,我们就是几天几夜不休息,再苦再累心也甜,我们一定要发扬运输料石和雪松的红石精神。

  据矫友本师傅回忆,在接到上级交代的这一光荣任务后,大家立即进入到战斗状态,他们每天前往浮山料石厂,将石板和台阶料石装车运往普吉路火车货运站,每天确保运送两个车皮的石料。在装卸中,工人师傅们要保证及时、安全、完好,确保每一块石板和其他料石不出现断裂、磕碰等现象。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得以在日后的多年予以传承。

  干的是大粗活,比的却是绣花功夫。老班长丁立运带领全班同志冒着零下十余度的严寒,手冻红了,磨破了,全然不顾,大干苦干拼命干。丁立运注意到,花岗岩石板在装卸运输中还有很大改进空间,尤其是对成品的保护上。

  花岗石板的采石、加工太难了,属于稀缺货,磕磕碰碰破了棱角,石板间的缝隙就会不均匀不好看,毛主席纪念堂就不完美了。丁立运大胆提出,在外架内排增设一排钢管,引进手葫芦进行吊装,有效提高了装卸的稳定性,化解了装卸运输中防护破损这一难题。

  除了装卸运输料石,各运输单位还同时参与了运输雪松的任务。1977年3月,青岛市在中山公园为毛主席纪念堂精心挑选了40株雪松。

  在修建毛主席纪念堂期间,全国各地纷纷敬献物品。邸宗源向青岛市园林局孙宝元书记提出,献给毛主席纪念堂雪松的建议被批准。12月2日北京毛主席纪念堂指挥部来人,邸宗元带病领其到中山公园看欲敬献的雪松(高3.5-4米),在中山公园党支部书记侯文顺率领下,员工们一同起运。在运往火车站的最后时刻,北回京绿化三队的同志不慎摔下汽车,到医院治疗,搞得大家十分紧张。此时青岛市园林局曲沛敬局长正在用餐,几经忙碌,庆幸北京客人没有大碍。曲沛敬局长及有关人员乘坐火车专列护送前往北京。

  侯元祥所在的吊拉班由装卸料石转向运送雪松的任务。当时,参加雪松的运输工人们夜以继日,逐棵运送,由于天气原因,还要做好树木的防护工作。大批工人在将雪松装上车后,要立即乘坐青岛市人民交通公司提供的公交车,跟在货车后面,到了火车站,工人们再下车将雪松装卸到火车上。

  青岛公用事业志》第三篇公共交通记载:1966年9月23日,青岛市公共交通公司更名为青岛市人民交通公司。后来于1979年5月1日,恢复青岛市公共交通公司的名称。1975年5月开始,以人民交通公司为主,组织全市人、财、物力,用三个月的时间制造装配新车75辆,修复死车25辆,共计新增100辆车,型号为QD-660型和QD-640B型,称之为“百车会战”。这次会战为缓和乘车难作出了贡献,也为青岛市大客车制造业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侯元祥带领工友们和园林师傅乘坐青岛市长途汽车运输公司安排的长途车,经历20多个小时的颠簸来到北京,把青岛的雪松种植在祖国的北京,种在工人们心目中热爱着的地方。在北京毛主席纪念堂外,为了保证每棵雪松成长茂盛,他们细心的把肥和土搅拌均匀。

  雪松树栽好后,侯元祥和工友们仰望着雄伟庄严的毛主席纪念堂,个个激情万分,侯元祥激动的说:“这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永生难忘,刻苦学习争上游,俯首甘为孺子牛。今后要继续努力学习,积极工作,活着一分钟就要战斗60秒。”有人还当场作诗,热情赞颂:今日劳动很幸福,栽下棵棵雪松树;毛主席恩情永不忘,丰硕果实映千秋。

  1977年9月19日,青岛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向上级呈递了《中共青岛市第一汽车运输公司委员会关于为建立毛主席纪念堂运输料石和雪松的情况报告》,回顾了冲天干劲的运输过程,总结了宝贵经验,提炼了克服重重困难的先模人物和典型事迹。保质保量提前40天胜利完成了为建立毛主席纪念堂运输料石和雪松的光荣任务。

  2020年7月6日,按照青岛市委、市政府推进国有企业改革攻势,打造“大交通”格局的统一部署,青岛市正式启动公共交通企业调整重组工作,筹备组建青岛城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此次重组整合实现了两大企业从“竞争”到“竞合”的角色转换,有利于实现资源高效、集约利用和一体化发展。

  青岛城运控股集团的前辈们从人民英雄纪念碑碑心石搬运,到毛主席纪念堂花岗岩、雪松装卸运输,彰显了家国情怀和国企担当,这一精神熠熠生辉。他们平凡又伟大,他们的事迹让我们热烈盈眶,激励我辈不断进取努力。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无论是人民英雄纪念碑碑心石的搬运,还是毛主席纪念堂花岗岩、雪松的装卸运输,体现的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草一般的坚韧着,生生不息的力量,是“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的气息,是“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面对泰山,我自巍然不动的镇定。

  历史长河滚滚东流,岁月的痕迹悄悄逝去。人民英雄纪念碑碑心石搬运和毛主席纪念堂花岗岩、雪松得装卸运输的史话能够历久弥新,依旧闪亮,这一个个中国运输史的永恒经典构成了运输产业工人不朽的丰碑,每个情节感动着、震撼着、激励着今天的人们。无论岁月如何流转,红色基因在青岛代代相传,一代代人接续奋斗,离不开精神的力量,这体现的正是时代的精华,甘洒热血、激情澎湃的红石精神必将永栽史册。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一位哲人曾说过,一个没有伟人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一个有了伟人而不知珍惜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的丰功伟绩如同常青树,万古长青。伟人虽去,丰碑永存。历史云烟,沧桑巨变,让我们以坚忍不拔的信心和百折不挠的勇毅,昂首阔步迈向灿烂辉煌的明天!

上海凯资网络 | 企业文化 | 新闻中心 | 社区 | seo网站优化 | 做网站 | 上海网站维护 | 上海网站改版 | 上海网站建设 | 上海网站制作 |

上海凯资网络,上海网站制作,上海网站建设,上海网站改版,上海网站维护,做网站,seo网站优化